当前位置:中国教育网 > > 文史 > >陈赓女婿:少量红二代因文革父辈攻讦而不来往

陈赓女婿:少量红二代因文革父辈攻讦而不来往

2019-06-11 11:09:28 来 源:中国教育网 浏览 130次 字体:

    红二代怎么寻找“父辈的旗号”

    

    与已成定制的官方留念比较,“红二代”对父辈的感恩、追思活动,已成为透视我国政治环境和气氛的奇妙视角

    

    继参与10月15日留念习仲勋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后,“红二代”再次集会。10月18日,300余名“红二代”参与由我国延安精神研讨会、北京延安儿女联谊会等安排联合举办“留念毛泽东主席诞辰120周年”联谊会,为毛泽东诞辰120周年热身。

    

    值得重视的是,在留念习仲勋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上, 已淡出人们视野良久的高岗遗孀李力群及其儿子高燕生亦在座谈会上现身。

    

    在我国,“红二代”已经成为一个专属名词,开国元勋子孙的集体符号使得“红二代”一向被大众重视。特别是在中共十七大后,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刘源、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女婿刘晓江、前国家主席李先念女婿刘亚洲等人成为解放军大将, “红二代” 在军中也频频露脸。

    

    跟着越来越多的开国将帅诞辰已过百年,我国“红二代”近年来纷繁借官方或民间举办的各种留念父辈的活动,经过寻找父辈的旗号,开释其潜在的集体影响力。

 

     “诞辰留念”的官方标准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中共关于已故党和国家领导同志的留念活动亦有着严厉的规则。

    

    中共中心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在1996年7月29日联合下发了《关于举办已故党和国家领导同志诞辰留念活动的告知》,成为中共官方留念已故领导人的定制。《我国新闻周刊》在查阅相关文件后发现,这份意在标准和严厉已故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诞辰留念活动的《告知》规则极为翔实,已故领导人的诞辰留念标准均可在《告知》中找到。

    

    “官方在诞辰留念方面有着十分清晰的规则,只需不是过于灵敏,民间留念没有特别的规则。”在“陈赓诞辰110周年图片展”期间,一位参与留念活动的军内“红二代”告知《我国新闻周刊》,并不是每个“红二代”的希望都能如愿取得官方的首肯。

    

    “只能对号入座”,上述军内“红二代”表明,留念标准能够在逢十、逢五十、逢百周年的留念活动中看出显着差异,“哪个留念年份宣布留念文章;什么情况下举办留念座谈会;座谈会由哪个部分主办;中心领导同志到会并说话都是规则好了的。”

    

    已故戎行领导人的官方留念活动亦有具体规则,但以开国大将划线。十大元帅百年诞辰留念活动,以及部分重要的前将领的留念活动由中心举办,其他的由中心军委举办(前史有结论者在外);开国大将及大将的留念活动则有必要提早专门上报军委,同意后方可举办;大将留念活动一般实行程序即可,大将则由于各种原因或许得不到同意。

    

    “有些开国大将、大将、元帅子孙搞的留念活动,虽然取得官方同意,但官方并不出头出钱,往往是由家族子女自己筹钱筹办。”上述军内“红二代”说,官方举办留念活动需求批阅,很费事,所以许多将帅“红二代”子弟爽性自己安排,“不给安排添费事”。


    相关于官方正式的留念活动,这类家族、子女自筹自办及各类民间和市县以下主办的留念活动包含:座谈会、子女出书、出画册、在出生地塑像、参与筹拍影视剧等。比较有影响的是邓小平的女儿邓榕所著、1997年2月1日由中心文献出书社出书的《我的父亲邓小平》一书。

    

    2009年,建国60周年之际,《我的父辈--开国元勋开国将帅开国功臣子孙厚意回想》出书,该书由毛泽东的女儿李敏、刘少奇的女儿刘爱琴、周恩来的侄子周秉钧、朱德的女儿朱敏、邓小平的女儿邓林……57位“红二代”以革新晚辈的口吻说家事、谈家风,以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亲身阅历,叙述父辈们跌宕起伏的人生传奇。

    

    而2011年,由赤军西路军将领子孙参与策划的以秦基伟大将为原形的电影《惊沙》,以及以“高新城解救分开西路军将士”为主线的电视剧《大解救》别离上映。

    

    审慎的留念

    

    在留念习仲勋的座谈会上,已淡出人们视野良久的高岗遗孀李力群及其儿子高燕生受邀参与,且坐次安排在刘源周围,引起了重视。虽然高岗未获官方平反,但其遗孀及儿子仍然得以与会这一我国政治生活中的重要一刻。

    

    虽然由于前史原因无法取得官方留念活动,但高岗、林彪子女近年来亦经过各种方式来留念自己的父辈。民间揭露研讨高岗问题始于2000年前后,据 “高岗与我国革新研讨会”研讨员赵富华称,高岗遗孀及子女对此的情绪是“不抛弃,也不能趁热打铁”。

    “相对此前,官方宽恕了许多,但研讨高岗仍是像走钢丝。”赵富华坦言,虽然没有平反,相关遣词结论亦没有修正,但最近几年,包含官方党史出书物在内的学界,关于高岗工作多有涉猎。

    2005年,也便是高岗百年诞辰之际,官方答应其家人替换高岗在北京香山万安公墓、“文革”期间被红卫兵摧毁的无名石碑,石碑正面得以刻上高岗的名字和生卒年月。同年,在高岗家园横山县,由该县党史办主任雷建忠掌管下为高岗举办了简略留念活动。2006年中秋,时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李铁映还前往探望高岗遗孀李力群。2009年8月29日,时值高岗诞辰104周年,高岗的半身铜像完工典礼在高的诞生地陕西省横山县武镇乡高家沟村举办,虽然铜像完工并没有中共代表参与,但亦未叫停。2011年时,《高岗传》也由陕西人民出书社出书,这是国内第一部关于高岗的列传著作。而在最近播出的习仲勋纪录片中,高岗也屡次被提及。与其他“红二代”出书留念父辈不同,林彪集团“四大金刚”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的后人则在其逝世前后别离在香港出书回想录。

    

    官方对华国锋、胡耀邦的留念均挑选诞辰90周年关口。官方于2005年11月18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留念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诞辰90周年座谈会,并给予高度点评。对胡家而言,也是具有含义的打破。

    

    而关于华国锋,2011年2月19日,官方经过人民日报刊文的方式,依照严厉的文字程序给这位白叟做了新的点评。《华国锋同志生平》中,华国锋在破坏“四人帮”奋斗中的劳绩由“有功”变为“起了决定性效果”。华国锋的子女对此则低沉得多,以“工作曩昔这么久了”慎重回应问询。

    

    荣辱恩怨心境不同

    

    2010年7月20日,对毛泽东的孙子毛新宇来说是一个特别的日子,这一天,中心军委主席胡锦涛签署指令,颁布他少将军衔。这一天,在毛新宇的工作单位--解放军军事科学院举办了盛大的授衔典礼,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时任军事科学院政委刘源大将为毛新宇颁布少将军衔指令状。

   

    授衔的新闻图片刊发后,引起大众的重视,刘少奇的子孙和毛泽东的子孙天伦之乐,让人嗟叹。

    

    却是刘源安然回应说,“且不论史籍永载,毛泽东、刘少奇同为一批革新领袖、一对老战友,终身几十年,他们最光辉的成功,共有相生;各自最痛心的悲惨剧,同在相离。咱们点评古今,总需推己及人、设身处地,不然只能显出我辈的严苛、偏执,乃至是浅陋、无知。”

    

    “刘源当然是格式很大,超脱了个人荣辱。”陈赓大将的女婿、水兵装备部原副部长赵登平少将告知《我国新闻周刊》,大多数受文革遗害的将帅子弟能理性看待,泰然自若。也有一些因文革时期父辈彼此攻讦而不相往来。

    

    赵登平以为,虽然由于前史原因,有些“红二代”之间心存芥蒂,但在父辈所树旗号方面保持高度一致。“个人恩怨能够放置一边,‘红二代'这点衡量仍是有的。”赵登平说。

    

    能够佐证的是,2013年9月,网络曾撒播前中信集团董事长孔丹与前招商局董事长秦晓由于政治理念不同打开激辩。孔丹后来出头弄清,坚决否定。

    

    身为军内“红二代”的罗援并不逃避“红二代”身份,他以为“红二代”集体对党的忠实度十分高。令他感动的是,将军子孙合唱团其中有林彪集团成员的子弟。“这是一种崇奉,不论家庭阅历怎样,仍然对党十分忠实”。

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中国教育网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