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教育网 > 资讯 > 教育动态 > >高考弃考人数每年增10万人 上大学成高风险投资

高考弃考人数每年增10万人 上大学成高风险投资

2019-09-06 10:51:01 来 源:中国教育网 浏览 21次 字体:

  

  今年的高考总人数继续下降,与去年相比,下降了3万。但在下降了的高考人数数字背后,是大量的高考弃考人数,专家预计,弃考人数以每年接近10万人的速度增加。对于大多数不富裕或者说贫困的家庭来说,上大学成了风险投资,

    “读书无用”论很有市场。

  又是一年毕业季,也是高考放榜的日子。几家欢乐几家愁。被称为“史上最难就业季”的艰难时刻悄然来临。“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作为阶层流动的重要通道,读书是许多家庭改变命运的手段,就业难冲击着读书梦。对农村孩子来说,尤其如此。

  威县刘河北村,冀南平原上一个仅有千人的普通村庄。4年前,这里因为一位在读大学生的意外离世,引发了人们对教育的广泛讨论。光阴荏苒,意外事件,就业风险,成本考量,这些年来,这个颇具样本意义的村庄,人们的观念发生了哪些变化?

   最大一笔失败的投资

  提到女儿,刘尚云的话语变得迟滞,豆大的汗珠从黧黑的额头渗出,顺着消瘦的鼻尖和面庞,滚珠一样滑落在地板上。

  端午节刚过,风吹过原野,金黄的麦秸在田间起舞。穿堂风不时掀开门帘,屋里凉飕飕的,刘尚云搓着手,埋下头,任凭汗珠在痛苦的面庞打转。四年了,女儿刘伟已成为他心尖一道无法痊愈的痂。

  刘伟曾经是这个家庭的骄傲,也是这个家庭的希望。在刘尚云的印象里,刘伟从小乖巧懂事,几乎没让他操过心。因为成绩优秀,刘伟小学毕业即成为民办中学们争夺的对象,中学6年,她得到了学费全免的待遇。

  那一年高考,刘伟发挥不佳,仅考上专科。面对这差强人意的结果,刘伟选择了默默接受。毕竟,在这个偏远的村庄,父母仅靠务农维持生计,要供两个孩子上学,对任何一户人家来说,都不是件容易的事。

  每年1万元学费,加上每个月200元生活费,刘伟在拮据中开始了大学生活。没有人理解这位沉默寡言的草根女孩怀着怎样的负疚心情,入学不久后她在日记中写道,“因为我上大学,家里只好让弟弟辍学。我欠弟弟很多,以后再偿还给他。”

  她在日记中还写下了对父母的感恩心情,“我们出生在农村并不可悲,可悲的是我们一辈子也走不出农村,通过学习,我完全可以摆脱农村,成为一个城里人,感谢父母给了我学习的机会。”

  终其短暂的一生,刘伟最终没能摆脱农村。2009年1月16日,她被发现溺亡于威县汽车站附近的一个废水塘。人们只能阅读她遗留的日记,猜测她的猝然离去和心理负担过重有关。

  刘伟的日记中有大量这样的自责,入学二年后,她写到:“爱面子、虚荣足足可以摧毁一个人,而我就是这样一个失败的人,直到今天我才发现原来自己的选择是这么的错误,明知道家里穷得叮当响,只要不欠外债就OK了,自己不去打工挣钱,还偏偏选择了上大学。就为了自己将来能生活得好点,为了让别人高看咱,家里负债累累依然坚持上学,要知道这一切都是建立在父母的痛苦之上,为了我们,父母省吃俭用,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

  即将到来的毕业季加重了她的抑郁倾向,在踏访一次人才招聘会后,僧多粥少的景象加剧了其紧张情绪,刘伟觉得自己的大脑“几乎要崩溃了,每天过着一种不情愿的生活,想好好学习,却一看到课本就头疼,想着挣钱之类的,而且压力特别大,挣钱吧,走出校园来到社会,感觉自己像个傻子似的,什么都不会,在学校里学的东西百无一用,想找份正当的工作都是那么难……”

  她甚至想到了辍学,“可又一想,如果辍学,背后又要面临多大的谴责,亲人、邻里会怎样看待,堂堂一个大学毕业生连个工作都找不到,面子又往哪里放。”

   上一页123下一页

免责声明: 本网转载稿件均不代表中国教育网的观点,不保证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如涉及版权、稿酬等问题,请速来电或来函联系。